【双黑/太中】不等式

◇OOC可能
◇篇名是乱取的(#)



00



中原中也是在几天前发现门铃坏了的,拔尖的噪音著实扰人,听得眉头都皱成一团,但就是忘了请人来修。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不常有人拜访的住处确实不太需要用到门铃。

当中原中也顶着一头乱发查看时间的时候差点没飙出脏话,哪个疯子会在凌晨三点多来访?思来想去除了昨日分手的女友外也就那么一个,但中原中也宁可来的是那个将冰水往自己头上洒的女人也不要是现在门前这个。


「我好冷。」外头的人吸吸鼻涕,委屈的紧,好像连续几次都不吭一声一离开就是大半年的,是中原中也而不是自己。中原中也瞪了他几眼,也就几眼,便撇头过去咬牙询问,所以呢?

「外面在下雨。」说着还像要表现可怜一般...

【双黑/太中】燎原(上)

◇俗套爱情故事
◇文不对题(X)

00

曾经有人送给他们整整一缸子的孔雀鱼。

很美丽很脆弱的品种,难养的很,送礼的人特别交代连水温不得太低或太高,否则这鱼娇贵惯了,哪怕受到点委屈都要以死抗议。里头多半是些不足指节三分之一大的鱼苗,参杂着零星几条成鱼,几天后他们发现幼鱼的数量少了,这才发现不论喂下多少饵料,成鱼都会误将幼鱼当成食物吞吃入腹。他是不怎么介意这事的,不过就是些观赏用鱼,死了也没多大损失,可某人的想法就不同了,天天折腾着要他想个法子,最后他受不了吵,将那些幼鱼给移了出来,这才换得对方几日安分。

后来他注意到还有两条幼鱼在大玻璃缸里头,多半是漏了的,他嫌麻烦而共同饲主也没看见,最后...

【双黑/太中太】小段子

◇ 如题,不满五百字的小段子


他们早就死了,尸骨探出血肉、尘土覆盖在上、蛆虫啃食他们刻划上皱褶的皮肤。他们相隔一片汪洋,却处在彼岸的同一端,距离太远又太近。 


时间流逝的速度其实也没那么慢,仿佛他们还是那能在学校天台上扭打成一团的年纪,打完吵完后躺在生出青苔的水泥地,太阳好几次在他们面前染上橙黄,他习惯在清洗伤口时将水龙头转至最大,不然一辈子可能都要忘不掉那时留下的疼痛。他们也曾经在那里为彼此献上几个腥甜的亲吻,好像他们是对热恋当中的情侣,又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分别前他们没特别说些什么,他告诉他那颗钮扣

【雙黑/太中】雙黑無料釋出

這次先說話ヽ(✿゚▽゚)ノ太累了所以用了繁中,如果造成困擾的話先說聲抱歉Orz


把好幾百年前(暑假#)寫的無料釋出了,正文下收。在文章最後會放上心得/抽獎活動的連結,不論有沒有索取都可以來玩玩看喔!


 —  —  —  —  —  —


仙杜瑞拉


架空向病人太宰X作家中也

太宰視角BE確定


親愛的中也:


嘿,中也,好久不見。

我猶豫了很久...

【双黑/太中】冬天感冒的是疯子

◇没什么内容的糖果,短到不行

◇只是想看双黑亲亲




明明全身发冷,双手朝脸一抹却是滚烫的。视线糊成一滩水洼,他想他大概快死了,死因是昨夜的那场雪,美丽且令人痴迷的冰冷羽毛或许早已渗进骨髓,贪婪的啃食着他最后一点气力。

他想一切罪过还是得搁在自己身上,像个路灯一般杵在那儿大半个夜晚身体不出事才怪,现在可好,朝气蓬勃不成了、就连干净俐落的了结生命也办不到……啊啊,自杀这种事要办得成功果然好困难啊。


床铺一点也不柔软,怎么堂堂黑手党却连张柔软的大床都没有?就这样对待一个濒死之人?这可不行、绝对不行。他暗自定下下次干部会议要提出的事项,如果那时他没因成...

© 幻樱|Powered by LOFTER